文章

斷手記

圖片
兩個月前因單車意外,左前臂兩條骨斷左,由短暫的石膏定位,再做手術鑲上鋼板和釘,留下兩道長長的疤痕。 現在回想起這趟經歷算是人生最大的挫折和難關,從未想過簡單平凡的單車遊演變成骨折受傷,經歷了許多的第一次,甚至有種穿越生死的體驗。 受傷當日,一直不敢告知家人,一方面害怕他們擔心,另一方面希望只是小事可一個人應乎。最後照完x光,前臀兩條骨斷了,被告知要轉院和很大機會要做手術,才通知家人,所有野都是意料之外,好驚又唔知點算。最後要留院一晚,先打石膏暫時固位再排期做手術。 第一次住院,被安排在窗旁的床位,已經很久沒機會在床上望著夜空,回想起當日發生的事,由發生意外,上救護車,急症室,轉院,打石膏,留院,面對這一切的不安和未知,一個人悄悄流淚,在同一夜空下,很想你,你在做什麼呢?好多好多的感情和愁緒,獨自面對的事情感覺很不舒服,比起外在的傷來得更痛。 第二日被告知手術安排在數天後,暫時安排出院,之後數天內迂迴發生了改期和取消改期,增加添了複雜性,一切都是命運。望著自己的左手,再加上見手術前麻醉師,被告知的較為高的血壓,有一定的風險,在簽署各種同意書一刻,我在想人生有選擇嗎?短短的數天,心情好複雜,死亡是好是壞?驚抑或裝震定,發了一個最後的訊息給你,或者什麼都不太重要了。 最後手術當日,手術前血壓升上199,是驚死嗎?每過一關醫護都會問同樣問題,把生命豁出去吧,也沒有不同意的理由。在手術台上,全身麻醉然後想著你的名字就睡著了。過了不知道幾個小時,在一間房醒了,聽到有人叫起我的名字"達達",已經完了,成功嗎? 最後再住多兩晚醫院,就開始展開手術後復康。除了骨折外,還有傷及神經線,令到最尾兩隻手指無法伸直,要支架輔助。首先兩星期後拆線(32 針),定期做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,到兩個月後開始慢慢恢復,左手我想七八成,力量還是一半力,手指神經開始有感覺,慢慢能抬起,但醫生和物理治療都說,神經線要半年時間康復,現在只好慢慢等待身體的恢復。 一直都不敢正視自己的傷口,其實傷口不痛,反而內心的恐懼更多。望著兩道長長的傷疤,蠻多感覺,可惜一直收藏心中。起初很擔心手指的神經受損,或者以後都主要用右手打字,但慢慢有返少少感覺才放心。這段時間,想了很多事,也不知道哭了多少遍,面對左手,面對你的感覺,我不知道這結局是否好事,有時想如果手術醒不來,可能是好事,不用在苦腦和面對不安的

圖片
平凡 我的人生是平凡,沒有特別的意義,一切看似平坦和普通 煩煩煩 滿腦子都是煩惱,好多疑惑,刻意去逃避,不想思考,不想面對生活中的大小二事 Fan 一種感覺和懷疑,揮之不去的情感,不能忘記那感受,像風般無形卻永在心中 凡之舟 重新出發,心平氣和,審慎做人,積極樂觀面對餘生。轉乘上小船,揚帆出發,凡之舟將盛載著我的愁思和苦樂,延續我的下半生。